电吹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吹风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出手欧债此刻并非最佳时机

发布时间:2021-02-01 16:58:32 阅读: 来源:电吹风厂家

中国出手欧债 此刻并非最佳时机

欧洲债务危机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希腊的乱局刚刚以放弃公投、寻求政府改组的计划而告一段落,债务危机的大火又蔓延至意大利,意大利是欧元区中仅次于德国和法国的第三大经济体,其目前的债务总额高达1.9万亿欧元。有预言讲债务危机的下一站将是法国。目前,国际评级机构穆迪下调了西班牙的主权信用评级,而欧元区中仅次于德国的第二大经济体,法国也被警告可能失去AAA评级。围绕着中国该不该出钱给欧洲,中外各大媒体展开了广泛的报道。欧盟委员会主席马罗佐日前也表示,欧盟将提出有关发行欧元债券的建议。为此记者也采访了业内的一些专家。专家们普遍认为,欧债危机的根本在于当地经济缺乏增长动力,未来几年,欧盟还将在经济低迷中寻求摆脱债务危机的措施和路径,如果处理不当,会引发一连串反应,金融海啸可能再次席卷全球,世界经济有可能被拖回谷底。因此,长期来看全球经济形势不容乐观。所以救还是不救欧洲,这不单是中国要面临的问题,欧洲自身甚至全球其他国家也都应该行动起来。  欧债危机的核心问题在于当地经济缺乏增长动力  香港证券专业协会专业委员温天纳认为,欧洲债务危机当中的核心问题在于当地经济缺乏增长动力,外来的救助只能缓解暂时的流动性,不能帮助欧洲彻底解决问题。况且,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就算出资相助,相信规模也是有限。更重要的是,就算欧盟需要寻求国际社会的救助,欧洲内部至少也需要就EFSF(欧洲金融稳定基金)规模以及希腊债务减计等问题达成全面通过的明确协议后,先草拟一份完整的提议,展示欧盟有具体的方案实施内容,才去接触其他国家和寻求他们的援助。  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高常水博士认为,欧元区债务问题之所以越演越烈,很大程度上是由欧元框架尚不完善造成的。首先是欧元区的财政政策并没有实现统一,当单个国家债务过高的时候,并不会引起利率的上升或是货币的贬值,也就是缺乏相应市场反应。其次是欧盟管理体制的问题。欧盟是由其成员国的政府代表组成的,欧盟委员会没有获得充分的授权。第三是政府滥用举债权。这是因为欧盟部分国家尤其是南欧国家政府的欠债可以轻松留给下届政府,除非实在拖不过去了,而现在被迫削减支出的国家,最终出现“财政赤字大到再也拖不下去”的国家。第四是欧洲央行与德国央行之间,欧元区核心国与非核心国之间、政客与选民之间均存在着广泛的矛盾。欧债危机的爆发特性以及欧盟决策机制的繁复与低效,决定了危机只能逐步解决。  欧洲的另一问题是福利社会的问题,由于过度福利和老龄化、全球化问题等纠合在一起,导致了经济竞争力下降。欧美国家老年抚养比高,储蓄率下降,资本形成减少,必然导致国家的产业竞争力显著削弱,长期富裕的生活环境养成的高消费习惯无法自动做出调整,而政治家为了选票必然通过政府举债支出来维持高生活水平与社会福利,导致财政赤字不断扩大、政府债务高居不下。因此,欧洲如果要彻底根治债务危机,必须废除过度福利的根基,转向适度福利,即只对那些非常贫穷和丧失劳动能力的人提供最低生存的福利。  高常水讲,另一方面,由于债务危机使欧盟部分成员国实体经济严重受损,经济低迷又导致政府和私人部门资产负债表的进一步恶化,被迫启动“去杠杆化”进程;紧缩效应使市场流动性下降导致投资信心不足,资本溢价风险放大导致借贷能力大幅下降,并通过投资乘数使经济急剧下滑。由此产生恶性循环,并由欧洲债务危机由欧元区边缘国家扩散到核心国家。政府负债累累,刺激经济手段匮乏,增收减支又困难重重,政府自身信用陷入危机。  当前我国的产业转型、产业升级,将触及到欧洲的某些利益。过去欧洲的机械制造在世界上发展很快,但是中国近两年发展更快,2010年中国已经超过德国成为第一机械出口大国,虽然技术水平是不一样的,但是欧洲正在意识到中国已成为他们竞争对手,有可能会把他挤出市场。目前中欧关系虽然定位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但是在经济疲软的长期背景下,所有人都会对贸易顺差问题变得极其敏感,欧洲贸易保护主义或将有所抬头,通过增加税收、贸易壁垒等手段对中国出口进行干预,对中国出口企业进行打压。这会给我国出口形势带来一定影响,未来几年中国进出口企业可能面临外需持续疲软、汇率升值、国际贸易摩擦不断增加的不利环境。  欧债危机没完没了  温天纳认为银行系统资本重组将导致银行加速去杠杆,信贷将进一步紧缩,对经济增长造成严重负面影响。至于EFSF能否扩容?先不讨论中国是否参与,扩容的作用在于协助欧洲各国和当地金融体系,但EFSF的AAA评级将随着出资国评级被下调而受到威胁,从而使其担保作用效用降低。EFSF通过杠杆化扩容这件事情本身已经是一个异象。欧洲各国本应该处在一个去杠杆的周期来降低各国的债务风险,但现在欧元区的解决方案却是希望通过加杠杆来稳定市场信心。加杠杆无疑将放大风险,使得成员国的总负债规模不断扩大。这使得EFSF的职责和作用将备受质疑,再加上其AAA评级难保,从而使EFSF本身的融资成本也在不断上升。  从市场反应来看,温天纳介绍,欧洲突然减息,令市场情绪大起大落。平静后,市场的关注点还是会回归救市政策上。上月底欧盟峰会虽达成了三项协定:一、对欧洲银行系统资本重组,各方达成了协议。二、希腊债务削减50%。三、EFSF杠杆化扩容。欧洲领导人正在努力防止债务危机由希腊进一步蔓延至其他经济体,争取建立起防火墙。不过,解决债务危机的先决条件是经济增长,而峰会和其后的G20峰会并未触及解决债务危机的核心问题,减息和公投的忧虑消减只能带来一时之亢奋,欧洲债务危机依然没完没了。  综合来看,温天纳认为,欧盟峰会并未如欧洲领导人强调的对债务危机达成了一个“解决方案”。由于解决债务危机的先决条件是经济增长,而峰会并未触及解决债务危机的核心问题,而只是对短期债务恶化的问题进行若干程度的预防,因此,这个欧盟方案其实只是一个改良版,并非市场期待的终极版本。此时此刻,实非中国出手的最佳时刻!  援助欧洲应坚持务实、市场化的原则  高常水建议,面临当前形势我们要做好应对欧洲债务危机的长期准备,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尽快推进中国从商品输出向资本输出转变。通过商品输出向资本输出转变,将中国从全球生产中心上积累的竞争力延伸至全价值链生产中。放宽中国企业和居民海外直接投资的范围、渠道和审批程序,开拓更多的外汇直接投资渠道。资本管理模式应从“宽进严出”向“严进宽出”转变。帮助走出去企业解决外汇、利率、税务、法规等方面所存在的风险问题,并提供经验积累和教训、分享机制。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和经营效率,使金融资源的跨国流动更加便利,分析企业的多种需求,结合海外市场特点加强产品设计和创新,特别是要进一步加大对高端产品和结构化产品的研发和投入。  调整我国外汇储备管理体制。组织金融机构、企业、民间力量,加快投资战略性产业,逐步消化超额外汇储备。我国正处于新兴工业化时期,应该主要向国外资源、能源、股权等领域进行投资。采购国外的先进装备、先进技术,提升我国制造业的技术水平。  允许和鼓励企业等用人民币购汇,减少市场上的货币存量,减轻国内通胀的压力。加强资本管制,严控热钱。尽快推出“托宾税”等。逐步放开资本账户、促进人民币离岸市场的建立、加快推进汇率体制改革与利率市场化改革,促进人民币可兑换进程。为今后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奠定基础,逐步解除中国陷入美元本位的国际货币体系的困境。  表明中国拯救欧元的前提条件,要求欧元区国家应表现出足够诚意。首先援助欧洲应坚持务实、市场化的原则。其次欧元区国家先要自己拯救自己,应该在中国等国家救援之前,必须表现出足够诚意,比如说要求欧洲支持人民币进入特别提款权(SDR)等,第三要求在中国等国家救援之前,IMF等相关国际组织应利用资源与规则制订的优势,建立健康、公平的全球金融市场。

甘肃省公务员考试报名时间

张掖事业单位考试

甘肃省直事业单位招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