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吹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吹风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传统村落保护你儿时的记忆还在吗大黄属

发布时间:2020-11-04 10:13:32 阅读: 来源:电吹风厂家

传统村落保护 你儿时的记忆还在吗?

讯:

导读:正值2017年全国两会召开之际,澎湃新闻注意到,不少全国政协委员也在为传统村落的保护建言献策。“千村一面”的一个典型雷同就是旅游为纲,对传统村落的规划不是科学的保护性规划,而是旅游规划。对传统村落的保护是需要下大力气的。对那些已经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但保护不力的传统村落,冯骥才认为,还应该有一个退出机制。

“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

南宋诗人翁卷创作的这首七言绝句,将江南乡村初夏时节的风光描写得无限旖旎。

如何保护好这些美好的传统古村,留住历史记忆,是近年来的一个热点话题,受到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的关注。正值2017年全国两会召开之际,澎湃新闻注意到,不少全国政协委员也在为传统村落的保护建言献策。

“在经过模式化的旅游开发之后,传统村落正出现雷同化、同质化、商品化。原有的村落文化被肢解、异化和歪曲。”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在今年提交的提案中再次为保护传统村落进行“呼号”。

冯骥才认为,“新一轮的破坏已经出现,如不加强有力和有效的管理,大批列入国家名录的传统村落就会得而复失。”

为什么关注传统村落保护?

提到与传统村落保护相关的问题时,冯骥才总是显得很有危机感。这种危机感已经持续多年。而这种如影随形的危机感则源于传统村落一度陷入危机。

据报道,2012年5月,冯骥才在出席“中国北方村落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论坛”时指出,古村落消失的速度相当惊人,据国家统计数据显示,2000年时中国有360万个自然村,到2010年,自然村减少到270万个,十年里有90万个村子消失了,一天之内就有将近300个自然村落消失,而自然村中包含众多古村落。

“但最可怕的还不仅仅是这些数字,而是它们消失了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从来没有对这些村落做过盘点,甚至有的村落连‘村落志’都没有。”冯骥才在那次专访中多次表达了他的危机感。他认为,那些消失的古村落中保留着最根性的文化记忆和多元文化发展的可能性。然而不能忽略的现实是,“古村落消失的快,如果再不保护就没有了。”

冯骥才的呼喊在当年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2012年,住建部、文化部、财政部等部委启动了传统村落保护工作,确定了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2016年12月底,冯骥才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的时候提到,截至目前,相关部门已经公布了4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单,共有4153个村落被纳入保护范畴。

从某种程度上讲,此举基本遏制住传统村落快速消失的局面。然而,冯骥才却觉得,对传统村落来说,危机仍未远离。

冯骥才去年底对澎湃新闻表示,仍有不少传统村落因为“空巢化”和“全面旅游化”变得面目全非,正朝着“千村一面”的雷同化方向发展。

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中的问题有哪些?

冯骥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提到他的一个调研总结,即传统村落保护性建设的“十大雷同”。澎湃新闻注意到,在这“十大雷同”里,“旅游”一词被频繁提及。

冯骥才对澎湃新闻表示,“千村一面”的一个典型雷同就是旅游为纲,对传统村落的规划不是科学的保护性规划,而是旅游规划。相伴而生的情况就是开店招商,民居变身成各种商店,而且全国各地传统村落出售的纪念品也几近无差别。

在去年底进行的专访中,冯骥才对澎湃新闻直言:“要么是已经开发旅游的,要么就是准备开发旅游的,没有碰见不想开发旅游的。”冯骥才说,传统村落进行旅游开发,是把传统村落当成一种产业资源,而不是传统文化资源,某种程度上说,很难保留下传统村落最根性的历史和文化记忆。

今年两会上,冯骥才在其题为《关于传统村落开展旅游要以文化遗产保护为前提的提案》中再次写道:“多次因素致使村落旅游势不可挡。很多传统村落已经把旅游当做唯一的脱贫与致富之路。于是,快速上马和粗鄙化的旅游开发,对传统村落造成新的破坏性的冲击。”

“不能把所有村落的出路都放在旅游上。”冯骥才数次对澎湃新闻说。

在这个问题上,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文化厅厅长张妹芝也表示认同。张妹芝曾连续多年关注我国传统村落保护的议题。2016年全国两会上,张妹芝的提案就与此相关。

张妹芝认为,保护传统村落,就是要让人们记得住乡愁,留得住根脉,所以切忌因过度开发传统村落导致其被破坏。

“据我了解,这方面的提案得到了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我们也为这一议题召开过专题介绍会。”2017年3月3日,张妹芝对澎湃新闻表示,她今年虽然没有提交保护传统村落的提案,但她对此仍非常关注,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到保护传统村落的行动之中。

另一位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省工商联副主席宋丰强今年提交的一份提案是《关于大力开发乡村生态旅游、促进城乡统筹协调发展的建议》。虽然没有否定在一些村落进行旅游开发的意义,但宋丰强还是在这份提案中强调“不能没有规划,盲目开发,破坏了乡村的原真性和完整性”。

3月3日,宋丰强对澎湃新闻说,对于传统村落的发展,要在科学保护措施到位的前提下再谈旅游开发。

如何更好地留住和保护传统村落?

冯骥才不太喜欢“开发”这个词,在他看来,传统村落的有些记忆和文化是非常独特的,不能随便改变。

如何更好地留住和保护传统村落,冯骥才有自己的想法。“应首先解决人的问题,而不是赚钱的问题。解决人的生产与生活的问题。”冯骥才说,只有把传统村落里的原住民留下来,村里的记忆才能留下来了,所有的历史也才能得以延续。“腾笼换鸟”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

“如何能留下那些村落的原住民?总让他们住在硬件设施差的地方,谁都不能愿意。那就要解决生产和生活的问题,当地政府需要想办法去改善传统村落的环境,还要想办法让村民赚到钱。”冯骥才对澎湃新闻说,理想的生活是把现代科学技术融入到农村生活里去。所有的生活硬件要让人们感受到便利、舒服,比如自来水、取暖、煤气、电视信号、交通等。

保持传统村落的原汁原味绝不意味着就是不能改变落后的居住条件。冯骥才对澎湃新闻提到了婺源的样本性保护举措,“婺源的村民要盖新房子怎么办?他们就请建筑师按照本地的特色去设计建房方案,设计出六七种房子样式,农民可以选择其中一种样式建造。屋子里面都是现代化的设施,但屋子外面还是传统村落的样子,包括花草树木的位置。”冯骥才觉得,这样的“改造”既保持了一个传统村落原有的风格,但保持的同时还有积极的改变,是两全其美的。

冯骥才多次对澎湃新闻提及,“我们的政府不能太强势,我们还是要尊重生活的主流,要启发村民,让真正住在那里的人知道传统村落的价值和意义。政府应该做的是盯住那些有价值的东西,不要让村民随意的破坏。这就需要用心去做好传统村落的保护规划。”

张妹芝也曾在公开场合指出,对传统村落的保护缺少有效资金投入,村民缺乏保护主动性和积极性。

去年全国两会时,张妹芝在接受长城网采访时谈到了她的调研发现。她以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县为例,井陉县现存千年以上的传统村落73个,500—1000年的传统村落110个,300—500年的传统村落70多个。历史积淀深厚的传统村落占比高,且集中连片。

“像这样集中的古村落怎么保护?怎么发展?”张妹芝认为,单靠某个人或者某个村落很难去将保护举措做到位,必须按照尊重自然和历史文脉的保护原则实施整体规划。

列入传统村落名录是否“一劳永逸”?

只要有机会为传统村落的保护发声,冯骥才都会站出来。他在今年的两会提案中又提出建议,国家应建立对传统村落开展旅游的批准机制。凡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传统村落应向国家管理部门提出申请,未经批准不能开展旅游。

冯骥才指出,申请开展旅游的传统村落,前提是必须按照国家的保护规定与标准制定严格的保护规划和旅游规划,报请国家管理部门核准。凡开展旅游的传统村落,干部与管理人员必需经过培训。学习和掌握国家相关部门制定的保护规定。

此外,国家相关部门对开展旅游的传统村落应制定专门针对旅游的管理规定与监督制度。日常监管工作要落实到县一级,村落一级的工作是做好实地保护,尤其要对村民进行传统村落的重要价值、保护内容与方法的宣传和教育,启发村民的文化自觉,不能让传统村落的管理权归属投资方。

对传统村落的保护是需要下大力气的。对那些已经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但保护不力的传统村落,冯骥才认为,还应该有一个退出机制。

2016年11月初,住建部等七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印发《中国传统村落警示和退出暂行规定》的通知。这则《通知》明确列出试行中国传统村落予以警示和退出的各项具体情况,规定了如果整村撤并或整体迁出原住民后搞旅游景区整体经营开发的,将直接予以退出。

这预示着被列入传统村落名录并不是永久性的,也不是当地相关部门去搞旅游开发的一个筹码,一旦保护不力,就将面临被摘牌的危险。

“我觉得中国传统村落的退出机制应该做得更鲜明一些,更有力度和威慑力,那样才真正能够起到效应。”冯骥才说。

旅游 传统村落 冯骥才 记忆 文化

wudongqingchun

猎场破解版

葫芦娃消消乐

局王七星彩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