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吹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吹风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文化年终特别报道:2014,“纠结”的文学奖 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4:01:12 阅读: 来源:电吹风厂家

文化年终特别报道:2014,“纠结”的文学奖

中新网北京12月18日电(上官云)2014年的中国文学评奖可谓波澜不断,险遭取消的老舍文学奖、批评声中颁发的路遥文学奖……其中,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自评选至公布结果引发的争议更是一波接一波:从作品公示阶段的柳忠秧“跑奖”疑云,到获奖名单颁发后的口水大战,一路引发对评奖机制、投票公正性的百般质疑。以至于有媒体刊文发问:中国文学还能愉快地颁奖吗?

一、鲁迅文学奖

2014年鲁迅文学奖的评选自公布入围作品阶段便开始充满争论,直至颁奖晚会低调结束,笼罩在鲁奖头上的疑云也一直没有散开。

诗人柳忠秧遭“跑奖”质疑

5月底,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公开发微博质疑诗人柳忠秧“跑奖”。方方微博称,“听同事说,我省一诗人在鲁迅文学奖由省作协向中国作协参评推荐时,以全票通过。我很生气。此人诗写得差,推荐前就到处活动。这样的人理应抵制。”并透露相信此人现正在北京评委中四处活动。

随后,方方在微博中贴出该作者创作的诗歌:“国民党共产党,开天辟地。讲习所黄埔军,众志成城。”并直言“真的觉得省作协不能推荐这类作品去中国作协参评鲁奖。”还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该作者即为柳忠秧,表示“柳的作品入围很丢湖北作协的脸。”

针对此事,柳忠秧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整个过程符合鲁奖参评作品推荐过程,“是否合法不能由方方个人说了算。”并直指方方是小说作家,并不擅长古体诗,“她读不懂我的诗,就没有资格评论我的诗歌。”还说考虑打官司。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工作人员则称,如果收到对作品有异议的反映,他们一定会进行回复处理,评奖相关事宜都会以公告的形式在网上进行公示。

落选者质疑评奖不公

随着“鲁奖”评选流程的推进,当获奖名单公布后,著名作家阿来的《瞻对》0票落选。在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阿来的第一反映是“我抗议”。8月16日,阿来通过网站发表了他针对本次鲁奖的声明,在3000多字声明中,从作品体例、评奖程序、作品质量三个角度对鲁奖发问。

阿来解释,自己后来从媒体上看到报告文学组的评委之一,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何建明的回应:“得零票是正常的,“写小说得过奖的作家写报告文学不一定得奖。”阿来坦承,面对这样的回应,除了感到当权者的自得与狂傲,他心中的疑问并没有解开。

在声明中,阿来分三个方面发问,“以此求教于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组诸评委。”首先,阿来对“体例不符合说”发出疑问。他认为,非虚构文学更符合报告文学这种文体初创时的信念,更相信对正在发生的现实(当下)与曾经发生的现实(历史)中人和事的梳理,自有其雄辩与自然的力量——充满感情的,更是富于理性的。

其次,阿来质疑评奖程序,认为如果“非虚构”不是“报告文学”,那为何当初又允许《瞻对》一文进入报告文学组的评选,而不当时就拿掉?而要等一轮轮投票下来,又以终投的零票收场?

最后,阿来针对有可能是作品本身有问题不够入鲁奖表达疑问:“《瞻对》一文和他们投下了庄严一票的那些作品相较,艺术水准太差?语言?结构?在哪一方面有贻笑大方的败笔?以至在任何方面都不能入哪怕一个评委大人的法眼,以至要得零票?”

阿来的声明引发不少关注。著名作家方方也在微博上转发阿来的长篇声明,并表示“我读过阿来的书。对他得零票觉得奇怪。”

同样质疑评选机制的还有《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梁衡。几乎就在阿来发表声明前后,他在《关于鲁奖落马的报告》一文中披露,自己的《洗尘》入围“散文杂文奖”,但最后仅得四票,原因是书中的一篇批写张闻天的文章“惹了祸”。梁衡在文中说,“我必须公开对那4位在(被)打招呼后,仍然勇敢地坚持投我一票的评委表达我的尊敬和感谢。”

当被询问“打招呼”是否可以理解为评委被告知不许投他的票,梁衡说:“是的。”而且还有人告诉他,就是因为张闻天那篇文章,评委受到了压力。

针对此事,“鲁奖”主办方并未作出更多回应。

获奖者周啸天部分诗歌遭质疑“打油诗”

时间推进至9月,“鲁奖”获奖名单终于公布,但就是这份名单,引得一片哗然。诗歌奖得主周啸天的部分作品迅速走红,在被媒体披露王蒙曾对其作品大加赞赏的同时,一些作品被指为“打油诗”;不久,四川省诗词学会十三位常务理事发表致中国作协及“鲁奖评奖评委会”的一封公开信,据四川省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杨启宇说,在去年学会换届期间,周啸天“为图上位,骗取公章、私报方案”,挑起学会换届风波,公开质疑周啸天是否有资格获奖。

面对铺天盖地的负面评价,周啸天倒是显得很淡定,用“留点口水养牙齿”作为回应。针对读者“不合格律”、“王蒙谬赞”等质疑,周啸天说,自己一直学习古代文学专业,在这方面有优势。至于格律问题,他反问道:“我抄过王力《汉语诗律学》,你说知道不知道?”,并称“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人很多,他不如我专业,不必纠缠这个话题。”

“我和一般人一样,对好评照单全收,对恶评进行过滤,至于负面评价择善从之。未能免俗,聊复尔尔。”周啸天总结道。

实名投票制下“有苦难言”的评委们

随着争议范围的不断扩大,外界将视线转向“鲁奖”的举办方与一众评委。近年来,为了尽量保证评选的客观性,鲁奖曾作出一系列改革。比如今年首次实行实名制投票。但这却让一些评委甚感“有苦难言”。

本届鲁奖中篇小说奖评委、著名评论家白烨坦承实名制评奖和匿名评奖的结果肯定不同,“世界上没有哪个文学奖是公开投票结果,这样做就等于将评委置于公众压力之下。”

在评委谢有顺看来,实名制是有好处的,实名制让每位评委能够公开站出来承担责任。另一位评委陈晓明则指出,实名制“有利有弊”,“一个规则的设计要考虑公众,也要考虑评委。诺贝尔文学奖是实名制,但规定50后才公开。我们这实名制,本身是信任危机下的产物,是对信任的提前透支,不正常。”

二、老舍文学奖

同样“不平静”的还有设立于1999年的老舍文学奖,只不过,直到奖项颁发,这个文学奖才爆出争论。揭盖子的人便是著名作家老舍的儿子舒乙。

险遭取消 名称出现细微变化

在2014年老舍文学奖的颁奖典礼上,舒乙的一句话语惊四座。他透露,曾有人通知他老舍文学奖要被取消,于是赶忙写了一封信,奖项最终得以保留,“老舍文学奖并非遭遇什么困境,而是被莫名其妙取消了。在他的据理力争之下,才最终保留了这一奖项。”

“过程我也毫不知情。5月份,发奖单位说接到通知,取消老舍文学奖了。我得知消息之后,立马手写了一封信‘抗争’,在信里大骂,认为是瞎胡闹。结果给骂成功了,最后还是确定把老舍文学奖继续举办下去。”舒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进一步解释道。

值得注意的是,该奖项原本应有的“第五届老舍文学奖”的名称模糊处理为“2014年老舍文学奖”,至于为何改名,至今没有一个特别确切的说法。

有奖项无奖金

尽管老舍文学奖得以保留,但是今年的得主们却没能像以往那样拿到奖金。这个结果,让不少圈内圈外的人怀疑是否因缺少奖金所致。舒乙否认了“奖金有缺口”的猜测。他说:“这个问题是根本不能揭盖子的,情况比较复杂。不是钱的问题,有的是钱。”

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王升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称,“文学奖办得挺好的,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为什么揪着奖金的事情,发奖多重要啊,奖金有什么重要的?”

虽然没有奖金,但得主们依然十分高兴,认为能够获奖便已经是对自己作品的肯定,著名作家格非、徐则臣便持有此种态度。格非表示,老舍文学奖奖励自己就是一种认可。有奖金当然好,没奖金无所谓。徐则臣则认为,钱不是问题,而是更应该关心在当前语境下,怎么更好地扶持文学,给文学寻找一种出路。

三、路遥文学奖

提起路遥,人们总会想起他的《平凡的世界》,想起他文字中的朴实与严肃。然而,在他过世20多年后的今天,一个引发文坛“喧哗不止”的路遥文学奖横空出世。

遭亲属“叫停”

今年12月份刚刚颁发的“路遥文学奖”由路遥生前好友高玉涛和收藏家高为华发起,但并未获得路遥女儿路茗茗及中国文联的批准。早在2014年年初,路遥文学奖顶着一片质疑声在北京举办开评仪式。该奖秘书长萧夏林表示,曾有邀请路茗茗出席。只是最终等来的,却是路茗茗一纸律师函。但高玉涛表示, “路遥文学奖”绝不会半途而废。

“我觉得设立一个文学奖项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应该在各个方面都比较严谨一些。如果出现了状况,不仅影响我父亲的声誉,也会辜负了发起者良好的初衷。”路茗茗当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

面对路茗茗的律师函,高玉涛则在发布该奖第一次评审公告时重申“路遥文学奖是针对文学的民间奖项,并非敛财工具”、“正在按照严格评审制度和评奖程序积极向前推动”。并一再表示该奖绝不会半途而废。

而对于最终的评选结果,路茗茗一方并未再作出更多回应。

评审条例被指“草率”

曾被邀请担任该奖嘉宾的评论家肖鹰经过分析认为,《条例》的总则和具体评审标准有混淆之处,很草率。其总则规定,路遥文学奖面向整个汉语文学写作,坚守现实主义文学理想,鼓励现实主义文学创作;而在具体的评审标准中又宣称,作品应做到“内容与形式统一,整体文学性第一”、是“多元现实主义,期待批判现实主义文本”、此外,应“具有理想主义品格,能够站在时代制高点上,展现年度汉语文学的思想深度和艺术高度”。

在肖鹰看来,“多元现实主义、批判现实主义文本”等说法已混淆《条例》总则中的“现实主义宗旨”,规则制定过于草率。因此肖鹰质疑,该奖如何保证评奖实现“坚守现实主义文学理想,鼓励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的评奖宗旨?

肖鹰表示,《条例》中的规定可证明其制定者及审定者对“现实主义”概念并无准确把握。更为关键的是,路遥的文学创作体现的是传统的现实主义精神,与其他现实主义文学的变种关系不大,该奖实际是打着现实主义需要发展的幌子,对路遥现实主义文学精神的瓦解和背叛。

对此,萧夏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这些条例都是评委们共同制定,绝非他一人所为。

遭批“借奖圈钱”

同时遭到批判的,还有“路遥文学奖”的办奖动机。早在2014年1月份,据肖鹰透露,一家艺术品公司的总经理为“路遥文学奖”捐款百万便被授予该奖颁奖委员会主席头衔,这难免有“办奖圈钱”嫌疑,而该奖如属公益机构,应将相关机构人员信息公之于众,接受舆论监督。

“评奖工作刚刚开始,已经选出颁奖委员会主席?这很容易让人质疑‘花钱买头衔’。”肖鹰直言,这也难免让人猜测高玉涛能够“募集”的人力与财力所限。该奖项是否具有公益性尚不可知,但实际目的就是“办奖圈钱”。

获奖作品无名气,评审规范遭质疑

2014年年底,首届路遥文学奖颁发,作家阎真的《活着之上》获奖,这部此前并无名气,且据称是在“最后一刻被发现并由萧夏林推荐给其他评委”的作品让舆论一片哗然,面对记者询问,萧夏林坚称“评选绝对公正”。

阎真则表示,自己和萧夏林此前从不相识,至于“路遥文学奖”具体的申报过程和标准更是“一问三不知”。他说,之前仅通过媒体对该奖有所了解,但自己从来没申报过,评奖原则也并不清楚,“接到的第一个信息,就是我得奖了。我之前也拿过《当代》、《小说选刊》的奖,也都没有申报过。”

“《活着之上》描述高校生活,内容绝对真实,基本每个细节都有来历。”阎真认为,如果从“现实主义”的评奖原则出发,自己的小说是符合这个标准的。对于其他一些“评奖章程混乱”的争议,阎真则表示不了解情况,不便发表意见,“我只能说我写的很认真。”

“其实对于文学奖,没有‘关系’与‘背景’便是客观公正的,因为这种情况下只能看作品质量。我这次的获奖,便是如此。”阎真最后称。

蔬菜种植季节

性感美女写真图片

菲律宾美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