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吹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吹风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上海市长确认正申报试点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开放

发布时间:2020-03-26 16:46:06 阅读: 来源:电吹风厂家

[导读]财经独家获悉,上海市市长杨雄在这一会议上发表讲话时透露,上海自由贸易区的确正在申请试点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开放,而且这一改革方向不会因为短期的流动性变化、热钱流向的变化而变化。

“我不敢说‘金融特区’,但希望金融改革的问题,部分可以在我们的自由贸易区建设中解决。”上海市市长杨雄昨天下午在陆家嘴论坛前夕的一场面向企业界、金融界的会议上说。

6月27日,陆家嘴论坛开幕前夕,上海市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领导小组召开了第六次国际咨询委员会会议。财经独家获悉,上海市市长杨雄在这一会议上发表讲话时透露,上海自由贸易区的确正在申请试点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开放,而且这一改革方向不会因为短期的流动性变化、热钱流向的变化而变化。

此前,6月中旬,有媒体报道称,上海自由贸易区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政策空间将超出预期,包括在自由贸易区先行先试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开放等金融创新。

今日的会议上,杨雄表示,上海正在按照中央统一的部署和要求,正在加快制订上海自由贸易实验区方案,这个自贸区除了贸易投资的便利化、服务业开放之外,也包括金融改革的试点,例如资本项目的可兑换。

资本项目可兑换是指一种货币不仅在国际收支经常性往来(贸易、劳务收支等)中可以本国货币自由兑换成其他货币,而且在资本项目(股票、债券、证券等)上也可以自由兑换。我国早在1996年就实现了经常项目可兑换,但资本项目可兑换迟迟没有实现。

对于上海试点资本项目开放,出席本次会议的黑石集团执委会成员、大中华区主席梁锦松称之为“金融特区”。杨雄回应称,不敢叫“金融特区”,但的确希望能够在金融改革上更多地探索。

改革要有坚定性

杨雄还强调,资本项目开放在内的金融改革,不会因为短期的条件变化而变化。

他以近期出现的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短缺以及热钱流出现象为例:“原来钱多,改革的机会多一些,现在突然变成‘钱荒’了。”“原来担心热钱流入,现在因为美国QE退出预期,忽然一下热钱又走了,担心资本项目一开放,热钱走得更快了。”

杨雄称,实际上,改革是要有坚定性的。对于上述短期的条件变化,“问题不在这个上面。”他认为,关键在于我们整个的体制建设问题、系统安全性及完善性等问题上。

根据央行行长周小川曾在去年12月的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的讲话,在IMF规定的资本账户管制的40个子项中,中国已有14项为基本可兑换、22项为部分可兑换,仅有4项为不可兑换。这4项不可兑换的项目主要是非居民参与国内货币市场、基金信托市场以及买卖衍生工具。

杨雄说,恰恰是不开放的几个项目对我们的影响更大,对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发展有所限制。至于开放的步子,他认为仍须一步一步往前走,例如现在部分开放的,过渡到逐步开放;4项完全不开放的,“是不是选一两项出来,做个试点?”

资本项目开放曾多次推迟

这边厢,上海市长在闭门会议上强调改革要有坚定性,那边厢,在27日晚间的“浦江夜话:QE对中国货币政策的影响”的论坛上,果然有记者提出问题:在QE退出之前,热钱频繁进出的情况下,推进资本项目开放,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而回应这一问题的两位专家均站在了杨雄这边。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乔虹及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黄海洲均表示,资本项目开放应该继续该怎么做怎么,改革不应该停下来。

乔虹说,5月份新增外汇占款骤降,无法判断当中有多少是由于套利交易减少而造成的,并不能说主要是热钱流出。她认为,最重要的要建立合理的市场机制,“不能总是想着今天阻挡谁出去,明天阻挡谁进来,把围墙修得高一点或低一点。”

黄海洲认为,2008金融危机导致的世界金融格局变化是中国的机会,为了抓住这个机会,中国应该加大改革开放的力度,“我们不应该停下来。”

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声音。也有诸多学者认为目前不宜加快推进资本项目开放,而资本项目开放的进程,也确实因为金融安全的担忧,而一再推迟。

例如,原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社科院研究员余永定就认为,当前并非中国加快资本账户开放的时间窗口或“战略机遇期”,其理由就在于目前因QE政策不确定性而导致的热钱进出频繁。

事实上,我国早在1996年实现人民币经常项目可兑换时,就曾提出十年内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但最终未能成行。曾代表中国宣布经常项目可兑换的时任央行行长、现任社保基金党组书记戴相龙在去年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回顾曾经的推迟原因,主要在于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

对资本项目开放可能带来的资本外逃、货币替代、可能引发金融危机等风险的担忧,是资本项目开放进程较慢的主要原因。诺奖得主蒙代尔曾经提出“不可能三角”, 即一国货币政策独立性、汇率稳定和资本自由流动只能三选二。——中国政府长期选择了前两者。

不过,2010年,逐步实现资本项目开放被写入了“十二五”规划,从而再一次被提升议程。2012年发布金融“十二五”规划,以及“十八大”报告,均明确提出要逐步实现资本项目开放。但是,具体的时间表始终并不清晰。

今年5月底,曾有媒体报道,央行行长周小川联合经济学家吴敬琏等,向中央递交了一份在2015年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报告,但随后,这一消息被央行否认。

今日的会议上,杨雄也表示,上海能否成功实现资本项目开放的试点,自己也并不知道,最后要有国务院的决策。

“但我们希望能够不断地往前走。”杨雄说。(财经 刘中盛 发自上海)

妇科专家告诉你月经不调能不能怀孕吗

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小儿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如何治疗小儿癫痫病

慢阻肺的症状有什么

白癜风会影响生育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