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吹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吹风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人民币基金危险风暴VC危险来自于投资心态

发布时间:2020-03-11 12:28:38 阅读: 来源:电吹风厂家

人民币基金危险风暴 VC危险来自于投资心态转载创业邦导语: 5月初,在国内投资界小有名气,素有天使大哥之称的杭州红鼎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晓人在非法集资7亿元而无力偿还后,到公安局自首,被刑事拘留。5月10日,上海汇乐集团董

5月初,在国内投资界小有名气,素有天使大哥之称的杭州红鼎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晓人在非法集资7亿元而无力偿还后,到公安局自首,被刑事拘留。5月10日,上海汇乐集团董事长、天津德厚资本执行合伙人黄浩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带走。

随着2009年宏观经济回暖,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募集快速升温,但由于之前经济危机导致大部分LP(基金有限合伙人)现金流紧张,使资金募集变得非常困难,于是,GP(基金一般合伙人/管理人)们开始不断创新募资方式,想方设法募钱,尤其是人民币基金。于是,离法律红线越来越近。一些敢于在红线边缘起舞的私募机构获得了莫大机会,但同时也带来了触法的巨大危险。一系列私募基金非法集资案暗流涌动……

一个行业快速发展时期往往也是风险聚集速度较快的时期,只有规范才能有更好的发展前景。那么,目前人民币基金募资方式存在哪些法律风险?如何规避?

7月19日,《融资中国》组织了小型封闭式座谈,邀请政府部门、国内大型LP、主流GP、央企直投部门等具体负责人等一起进行了深入探讨。

被抓原因

黄浩、刘晓人被抓,媒体已有报道。但一位参会的知情人士在会上表示:黄浩被抓是投资人举报的。德厚资本故事链条比较长,也很复杂,黄浩案与德厚资本的关联度到底有多大还有待调查。

据悉,2008年,号称规模达10亿元人民币的德厚资本在天津滨海新区成立,黄浩在国内外资本同行的推举下成为执行合伙人,这位1982年出生的青年成了显赫的资本新贵。

知情人透露,德厚资本去年在天津召开了有限合伙人峰会,为旗下人民币基金募集打基础。但起初基金募集时并不顺利,出资人积极性不高,后来他们说动了天津市政府方面的引导基金,让政府以引导基金的形式参与进来。德厚资本旗下基金拿到了政府的引导基金,理论上为下一步募集打下了很好的信誉基础。但德厚资本在国内并没有斐然的过往业绩,其他投资人仍然不够踊跃,募集效果不显著。这种状况也使政府引导基金多了一份担心,于是引导基金提出一个条件:德厚资本方面要在四个月内募集到9亿元资金,引导基金才会掏1亿元资金出来。

但四个月很快过去了, 9亿元还没有募集完成,眼看政府引导基金的一个亿拿不到手。德厚方面就向老百姓去发行,可是《合伙企业法》规定股东人数不能超过50个人,于是他们就让几十个合伙人以一个人的名义进来,但这些老百姓对自己的资金不放心,就让天津的德厚合伙制基金出来担保,担保每年的固定回报为8.4%。这样高的固定回报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投资。但一年以后他们很难有钱去还8.4%的利息。于是就有人把他们举报了。上述知情人说。

红鼎创投则是发改委系统的备案机构,当初是利用创投管理办法的灵活性才得以备案。创投管理办法允许基金保持承诺制,但前提是该机构必须要有一千万资金。然而红鼎创投拿到一千万资金后不是去做投资,而是做了一个GP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要搞一个10亿元规模的有限合伙制机构。为了吸引投资,红鼎创投承诺了一个保本的固定收益,每年给投资人多少利息。而且是和投资人一个一个谈,有的答应给2%,有的给3%。但一年后红鼎还不上利息,很多投资人要拿回投资。这时候黄浩已经被抓了,于是刘晓人就去自首了。

投机者风险

其实,出事的创投机构,危险来自于投资心态,而缺少踏踏实实做创投的耐性。

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认为,最大的问题在于中国有太多的创投公司不是真正做创投,这是根本所在,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会出现非法集资问题。

他认为中国有很多地方和美国不一样,主要是整个社会的知识教育还比较低,投资者的风险意识薄弱。所以对VC的备案管理还是很必要的,备案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主要是通过备案对GP有更充分的了解。在VC和 PE行业里做的越久,人就变得越保守。我最担心的是,以前没有人知道VC/PE,而现在连老太太都知道VC能赚钱,当人人都谈VC时,出事是迟早的事。

其实任何行业,投机心态都是很危险的。1999年创业板要开的消息传出来,似乎一夜间冒出来一大堆创投机构,当然那时是国有资本带动的。后来创业板推迟,很多机构都销声匿迹了。到了2006年以后,又出来一大批规模很小的人民币基金,其中良莠不齐。所以上述两家机构高管被抓的事出来后,也给大家敲响了警钟:如果你不是一个专业的GP,你在社会上就拿不到钱,再通过其他违规方式拿钱迟早要出事。

系统性风险显现

一位监管部门人士说,目前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中国的股权投资市场存在系统性风险,过去大家认为投资人是大型的成熟机构,不需要保护,其实不然。最近因为出了几个案件涉及的面比较大,造成一定的社会影响,使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无论是VC还是PE市场,就像早年的股市一样,是充满风险的。

国外的LP基本是成熟机构,而中国的LP力量还不够,目前国内成熟的LP只有社保基金一家在孤军奋战,其他的如商业银行、保险基金等机构还跟不上,这些大型国有金融机构因为各种各样的法律法规限制,短期内还很难大规模进场。所以在中国形成了PE市场的大众化散户化,这种准大众化的投资群体,使得市场的潜在风险很大,一些机构高管被抓可能就是行业风险的冰山一角。

除了非法募集,还有机构打着做创投的名义买了某企业的一部分原始股,然后再把这些原始股拆细给卖了。按照法律还无法界定其是非法集资。像这种非法拆细、非法转让也是目前监管部门在打非工作中数量最大的。

上述风险是这个行业发展初级阶段必然经历的。在这个过程中,监管是十分重要的。如果按照管理国外市场的模式来管理显然行不通。上述人士表示。

其实,怎样来监管需要先界定行业属性:VC/PE到底是不是金融机构? 从VC/PE的运作特点上看,应该算是金融机构。既然是金融机构,就应当按照金融机构的监管方式来监管,应着重强调对投资者的保护。现在国内的投资者跟国外有很大区别,他们的LP都相对成熟,自我保护能力相对较强,而我国内涉及风险的几乎都是散户。要想全行业顺利发展必须要了解VC/PE市场现状。

据了解,目前包括发改委、证监会等相关部门都在探讨究竟怎样才能够保持股权投资市场的稳定。

PE是否需要严格监管

赛富首席合伙人阎焱认为,中国股权投资行业应该有一个相对宽松的监管环境。他说,民间集资有其历史形成原因,因为中国的银行几年前还是国有模式,直到今天民营企业在银行拿钱还是很困难的,需要实体资产去抵押。包括国家的4万亿元投资绝大部分也是投到了国有企业,因此民间集资才有广泛市场。民间集资事实上和VC、 PE没有本质的必然联系。民间集资是不是一定违法?关键看怎么去界定它。如果尊重每个人选择的自由,那么,每个人均拥有对自己资产处置的权利。另外,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真正的VC/PE是不会去乱搞民间集资的。比如赛富做人民币基金,就不会跟个体去谈,一定是找合格的特定投资人。

一位政府部门人士也表示:现在出现的案子都是打着PE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刘晓人说他是做PE的,但他和成熟的PE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但是老百姓不知道,还是需要有人来保护他们的利益。

博雅资本总裁梁文松认为,中国金融行业几乎都是需要牌照管理的,现在好不容易打造出一批不需要牌照、又能把别人的钱用好、给创新企业带来增值的股权投资基金,千万不要再给他们上枷锁了。

尽管股权投资行业出现了风险,无论如何监管,都应该以培育支持股权基金行业发展为目的。工商银行段文卫处长说:到目前来说,我们的产业还几乎是一片空白,很多好的项目都被外资收购了,所以我们应该去培育自己的产业,培育人民币基金,应鼓励中国PE的发展,在税收等方面除了要给GP支持外,还应该对LP有所优惠。

创新方式的风险规避

据了解,目前工商银行正在推PE助理银行业务,从基金架构的设置、资金募资、投资顾问、管理顾问、监管顾问、协助顾问。段文卫处长认为,工行介入PE不是监管,而是借助金融平台来帮助PE实现募资,因为借助银行的渠道,PE的信用就会提升,就像信托借助银行发展壮大一样。其次,PE是个金融工具,应该借助银行来对其进行监管。第三, 银行不缺流动性,中国也不缺钱,但缺人民币资本,人民币资本未来将对中国的经济和金融产生深远的影响。

据了解,不久前工商银行通过上述方式支持了上海一家股权基金。工商银行以财务顾问、投行顾问加监管的方式和那家机构进行合作。银行不算GP,也不是LP,只是帮机构进行推介,但银行享有一票否决权——如果银行认为某个项目风险较大会主张放弃投资。

红杉资本算业界率先借助第三方力量帮助募集人民币基金的,在2008年募集第一支人民币基金时,委托诺亚财富提供帮助。

红杉资本合伙人周逵解释到,当时充分考虑各方面影响,应该没有法律风险,因为诺亚是帮助别人管理财富的,我们募集人民币资金时,希望有一个专业的组织来帮我们管理这个过程。某种意义上,诺亚财富就像一个会计师事务所一样,其对我们后续没有任何影响,他们没有一票否决权等。

上海小耘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芳说,目前合法的私募和非法集资在法律上界限并不是很明晰,所以他们在提供法律服务的过程中,会提供一些比较保守的建议:首先,在募集的阶段绝对是非公开的方式;第二,在条款设置方面严格按照法律规定,背后一定不能存在代持情况发生,他们也会帮助GP对LP进行前期筛选,但由于各方面的限制并不能保证杜绝背后代持的行为;第三,在基金条款里,明确没有保底承诺。从基金前期募集方式,包括条款设置,对后期投资者沟通等几个环节来帮助GP规避可能存在的风险。

加强投资者教育

无论如何,两家基金高管被抓,引起各方LP的高度关注,使他们在选择GP时更加小心谨慎。

社保基金邢彪处长表示,他们接触的一些GP,其在挑选LP时都比较慎重,不会说谁给钱他都拿,他要看LP是不是真正明白这个行业的规则。另外,对于不很成熟的GP,大型LP也不会给他投钱。有的机构出事,更多是对这个行业理解不透,又想赚快钱导致的。

邢彪还认为,一方面,中国股权投资行业发展太快,另一方面,对投资者教育尚未跟上。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忽略的一个问题,就是对投资者的教育。我们要把别人摔跟头的教训一次一次给别人宣讲,要对新的投资人讲,如果不按规律去做,是要摔跟头的,是要丢钱的。

一位基金负责人说,中国VC和PE还处在婴儿期,对于GP的成长非常重要,作为一个负责任的GP,我们对LP的选择也会非常慎重。

如何有效地教育投资者,只能不断用业界失败的教训去教育更多人。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工程量确认单

过桥资金

回归分析法

相关阅读